未分类

听 宠物殡葬师每个主人和宠物之间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李超最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帖子,抱怨一位顾客提议对他的宠物狗实施安乐死。 有时,他会拒绝个别顾客对宠物实施安乐死的要求。

事实上,李超坦言,来到崇慕宠物殡葬及善后服务中心的顾客中,80%以上都是非常贴心的,甚至令人敬佩。 这时,李超就会和宠物主人一起,默默地将死去的宠物送离这个世界。

冷血宠物中最认主人的_认主人的冷血宠物_冷血主人别咬我/

随着社会的发展,宠物经济越来越繁荣,人与宠物之间的情感联系也越来越紧密。 李超希望每一个离开的宠物都能有尊严,每一个失去宠物的主人都能有尊严。 他想要一个表达对宠物最后依恋的地方,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宠物殡葬服务事业,在那里他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宠物与人之间的故事。

感动丨我的宠物狗被火化了,它们却在笑

在从事宠物葬礼之前,李超是一名来到北京打拼的普通大学毕业生。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陪伴他的只有两只宠物狗:Lucky和JoJo。 从月薪千多元到上万元,从升职到买车,他们见证了李超在北京这座城市的成长。

随着事业的稳定,李超也意识到租房子、频繁搬家对自家的狗不好。 他决定买一套房子,给他的狗和自己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但没想到,刚买下房子一个月,风华正茂的Lucky就因狗瘟去世了。 李超哭着把Lucky的尸体搬到了小区,找了一块空地,半夜没人的时候把它挖了出来。 一个大洞被埋了。

Lucky离开后,JoJo原本的癫痫症变得更加严重。 大约一个月后,李超在单位加班。 通过家里的摄像头,他看到乔乔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他赶紧跟老板请了假就回家了。 没想到为时已晚,JoJo也离开了他。

当时尚未成家的李超,相继失去了两个陪伴他长大的伙伴。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我曾经想过,我为什么要买车、买房?不就是为了照顾它们吗?但最终我没有照顾好它们。” 他们,那我的挣扎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Lucky离开时就被自己匆匆埋葬,李超心里颇有些愧疚。 他想为JoJo的葬礼做出补偿。 于是他在网上搜索可以火化宠物的地方。 经过比较,他选择了通州的宠物火葬场,送JoJo走上最后的旅程。

然而,这次经历却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痛苦。

李超说,这次去参加葬礼就像进了一家购物店。 服务员给他推荐了很多宠物殡葬用品。 当他表示不想买的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冷漠。 送JoJo离开时,他回忆起和JoJo在火葬场的时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此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正在一起打牌,说说笑笑。 “我当时很尴尬,想哭却哭不出来,想走却不能,心里很难受。” 李超说道。

JoJo火化前,火葬场承诺根据JoJo的体重收取1200元费用。 火化后,他们拿着JoJo的骨灰,并表示将把价格提高到1800元。 理由是“你的狗太胖了”,不付钱就不能收起来。 把骨灰带回家。

回到家和JoJo安顿下来后,李超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段经历就像一根刺扎在他的心里。

李超在网上搜索发现,宠物殡葬行业在欧洲、美国、日本、韩国以及港澳台地区已经非常成熟。 他觉得应该有很多宠物主人和自己一样无助,所以他决定自己创业,创造一个让宠物有尊严地离开世界、让主人可以情感上告别宠物的地方,而不是让宠物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处理猫狗尸体的地方。 。

同理心|宠物告别室可待10小时不被打扰

2015年,李超和朋友开设了崇睦宠物殡葬及善后服务中心。 在这里,所有的丧葬服务都是根据李超自己的需要来设定的。 他会记得他和他的狗告别时的心情:他想要一个不受干扰的空间来和他的狗告别。 ,于是他设立了一个告别室; 他想让狗干净、安静地离开,所以他设置了一个清洁室; 他认为可以在狗身上留下一些东西作为纪念,所以他专门设立了一个地方来存放骨灰或头发。 制作纪念品; 他还认为在主人家里放置狗的骨灰盒不太方便,所以他设置了一个骨灰盒储藏室,并将其装饰得庄重而温馨。 这里存放的每个骨灰旁边都有一张宠物的照片。 包括他们最喜欢的玩具、罐头或主人的纪念品。

冷血主人别咬我_认主人的冷血宠物_冷血宠物中最认主人的/

李超把在这里度过最后日子的宠物们的照片挂在大厅前的墙上。 有狗、猫、兔子、蜥蜴、乌龟和金鱼。 每只宠物的照片下面都有一个名字。 每个名字也代表着主人的记忆。

推开告别室的门,里面的装修很简单,但你能感觉到房间里蕴藏着许多主人和宠物之间过去的回忆。 很多主人都会选择在这里陪伴宠物度过最后一段时光,抚摸它们。 ,和它聊一会儿。

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 当主人和死去的宠物在房间里告别时,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们。 即使后面有顾客在等待,他们也必须等待前面的顾客主动出来。 “如果实在等不及,我会安排下面的顾客来大堂暂时告别,或者介绍给同事,总之,我们不会打断正在进行的告别。”

曾经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带着宠物在告别室呆了10多个小时。 李超和他的同事们除了送水、送饭菜和纸巾外什么也没做。

这位女士临走前不断向李超道歉。 李超表示,他不知道这位女士为何在告别室呆了这么久,因为他不知道这位女士和他的宠物之间发生了什么。 “也许这只狗拯救了他们整个家庭,又或许它只是一个普通的伴侣,但我们无法完全理解,只能尊重每个主人和宠物之间的最后时光。”

李超表示,在告别JoJo时,他也曾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但他所有的情绪都被旁边工作人员打牌、大笑所扰乱。 “当时我已经30岁了,能够让这个年纪的男人落泪的事情并不多,但我的情感却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表达出来,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因为这次遗憾的经历,李超对宠物殡葬者的要求是能够与主人共情,为主人创造一个庄严的环境,让主人感受到自己和宠物都受到尊重。

“来到宠物殡葬中心的主人的悲伤程度各不相同。有的愿意倾诉,我们就做一个倾听者;有的比较安静,所以我们会给他们提供一个好的环境;有的哭得很厉害。如果很棒的话,我们会让他发泄,除了给他倒水、递纸巾外,我们一直在等着帮助他。” 李超表示,这些经验是根据自己和很多业主的经验总结出来的。 他会告诉那些失去宠物的主人,未来两周的生活将会有所不同。 您不再需要遛狗或铲猫砂。 这些会让主人想念他们的宠物。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用工作、朋友、亲情来丰富自己。 独自度过悲伤期。

意义|清理宠物,让它们体面离开身体,看到身后人性的光辉

在宠物殡葬行业,虽然告别不是为了人,但李超认为,宠物仍然是家庭成员,他们有义务让宠物有尊严地离开。 因此,宠物的遗体在焚烧前必须先在洁净室清理干净。

店里的工作人员忙的时候,李超有时也会自己动手。 他记得上次清理的时候是一只瘫痪了半年的狗。 主人对这只狗照顾得很好,还带着狗的尸体来寻找它。 李超,李超当着客人的面给狗梳理毛发。 由于李超个子高,腰部有伤,不太​​习惯工作台的高度,只能把狗放在地上,跪着给狗清理身体。 一个多小时的工作,李超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

还有一些特殊情况下,宠物的遗体可能会很可怕。 李超回忆,有一次,施工队老板带着一只看门狗到工地火化。 这只狗已经死在建筑工地三天了。 水杀死了蛆虫,然后狗的尸体被清洗干净,然后送到焚化炉。

在做宠物葬礼的这几年里,李超有一次难忘的清理宠物遗骸的经历,因为与遗骸惨烈的状态相比,更难忘的是主人强大的内心力量,这让李超觉得这老板是个可以依靠的人,两人后来成了亲密的朋友。

宠物主人和他的妻子当时养了一只牧羊犬,因为牧羊犬,他们一直没有生孩子。 但没想到,有一年,他们带着狗出去玩,当地的鞭炮声吓坏了狗,狗迷路了。 主人找了三天三夜,最后只找到了自家狗狗被车碾过的碎片残骸。 男主人眼里含着泪水,用手将狗的尸体一块一块捡起来,放在盆里,带到了李超面前。

认主人的冷血宠物_冷血宠物中最认主人的_冷血主人别咬我/

“他来的时候,是带着他的妻子来的,他们都很伤心。他把妻子放在会客室,出来告诉我这件事。他让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希望我能尽力挽回一切。”狗的尸体。以防他的妻子无法接受她心爱的狗的惨死。” 李超说,他打开袋子,看到狗支离破碎的尸体,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他承认自己没有办法恢复狗的身体,只能尽力让女主人来看它时不要太难过。 于是,他和男主人把狗的尸体用装饰整齐的袋子和盒子包裹起来。

“我看到了他的痛苦,他也很爱这只狗,但他更爱他的妻子。他不想让妻子伤心,所以他强忍着痛苦,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才取回了狗的尸体。”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好人,一个值得保留的朋友。”

期待|安乐死是给主人转移痛苦的工具,而不是主人摆脱厌恶的工具

在送走每只宠物时,李超会看到每个主人为宠物伤心的一面,但在对宠物进行安乐死时,他也会看到个别主人对宠物生命的冷漠。

起初,李超对于宠物的安乐死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必须有底线,因为宠物生死的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果他不小心使用这个权利,就等于他在谋财害命。

目前宠物行业对于宠物的安乐死还没有统一的标准。 别说国家标准,连行业标准都没有。 这完全取决于宠物医生的个人底线。

大多数情况下,宠物医院或宠物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会向主人明确说明安乐死的情况,比如宠物被治愈的概率、费用、可以延长的寿命等,然后主人会做出决定。决定是否实施安乐死。 。 但李超觉得这样的标准只能说是及格线。

冷血主人别咬我_冷血宠物中最认主人的_认主人的冷血宠物/

从事宠物葬礼几年,李超对宠物的安乐死制定了非常高的标准。 只有两种情况他才会同意对宠物进行安乐死,一是长期瘫痪,二是患有不治之症。 会有疼痛。 他拒绝了所有其他对宠物实施安乐死的请求。

“这样会失去客户,但我还是不想降低标准。其实我一开始就不想把标准定这么高,但没办法,人太多了。” 提到一些不负责任的主持人,李超就生气了。

他经常在朋友圈里谴责一些不负责任的宠物主人。 例如,某知名公司高管因工作调动,要求助手带领一只年仅5岁的健康斗牛犬进行安乐死。 李超询问情况。 最后他很生气,骂了对方一顿。

“如果你不想养这只狗或这只猫,你可以把它送人,也可以找人收养。解决办法有很多,但你没有权利结束它的生命。” 李超说,曾经有一位女主人,因为家人不允许,不准养这只狗或猫。 狗来询问宠物安乐死的事情。 女主人不希望这只狗被安乐死。 李超答应帮助她的狗找到领养。 他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求助信息,很快就聚集了50多人愿意领养。 然后对信息进行筛选,为狗找到最好的家。

事实上,李超打心底里很佩服主人决定对自己的宠物实施安乐死,因为主人决定结束宠物的生命,其实是非常残忍的。 这实际上是在将宠物的痛苦转移给主人,但安乐死决不能成为主人不喜欢宠物时摆脱困境的工具。

感动|每只宠物都有和主人的故事。 宠物葬礼可以帮助孩子们了解他们的人生观。

当然,崇慕赠送的宠物中排名前两位的是狗和猫。 此外,还有兔子、仓鼠、猴子、羊、鸡等珍稀宠物。 李超发现,不管是什么宠物,哪怕是鱼龟蛇等冷血动物,主人都能找到与宠物的情感连接点。

李超介绍,一位主人送了一只羊去火化。 店主路过一个卖烤全羊的路边摊时,觉得这只羊肉可怜,就买回家养起来。 羊能听懂主人的话。 如果是的话,说明主人与羊的关系很深。 另一位业主在路上送了一只从运输肉鸡的卡车上掉下来的鸡,他就把它捡起来带回家饲养。

此外,一些冷血动物的主人也会被送往这里吊唁。 有一位老人养了一只巴西龟,它已经长到了餐盘那么大。 李超看着火化的乌龟,感觉很奇怪。 乌龟的壳非常光滑,就像玉石一样。 主人讲述了这只乌龟的故事:起初,他的孙子买它来玩。 玩了一段时间后,他不再喜欢它,所以他继续保留它。 后来乌龟越长越大,不能再养在缸里了,就放在地上散养了。

认主人的冷血宠物_冷血宠物中最认主人的_冷血主人别咬我/

养久了,乌龟已经熟悉了人性。 它每天都会和主人交流,要肉,然后上床睡觉,睡在主人的手掌上。 如果主人不同意,乌龟就会抓挠卧室门或床头家具,吵着要睡觉。 由于这只乌龟总是呆在主人的手掌里,主人习惯用手抚摸它,擦亮龟壳。

有些主人会对一条普通的罗汉鱼产生感情。 鱼主人告诉李超,他从初中开始就养这条鱼十几年了。 小时候,每天放学回家,鱼都会游向他欢迎他。 他进了家,十多年来他和鱼结下了不解之缘,希望给鱼一个好的家。

“每只宠物的背后,都有一段与主人的缘分故事,而每一个故事,只有在宠物死后才会被封存。” 李超说,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猫或狗需要时间才能死亡。 钱火葬就像不养宠物的人,不了解养宠物的人一样,因为每个宠物主人都有自己与宠物的故事和经历。

李超认为,在这个快节奏的现代社会,这些宠物和主人之间的经历非常重要。 尤其是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孤独感永远存在。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密切了,甚至不如主​​人与宠物之间的情感联系那么密切。

办宠物葬礼五年来,李超明显感觉到宠物主人的年龄正在下降。 以前来店里的大多是没有孩子在身边的老人,靠宠物来排解孤独,但现在年轻的业主越来越多。 他们大多独自生活在北京,宠物已经成为他们在这座城市的情感寄托。

李超坦言,办宠物葬礼让他带走了一只又一只宠物,也让他对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 尤其是对他的孩子来说,这其实是一种人生观教育。 李超会告诉他四岁的女儿,宠物会死,人也会死。 当他们死后,他们就会从世界上消失,再也见不到,但记忆会被保留。 不久前,我女儿在市场买了两只小鸡,结果死了。 她哭着对李超说:“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爸爸,你帮我火化他们吧。”

李超认为,孩子们可以通过宠物的生、老、病、死来了解人的生命周期,这会让她明白生命是多么宝贵。

不过,李超心里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才能让四岁的女儿详细解释自己的工作细节。 他其实并不害怕女儿知道他搞宠物埋葬,只是担心女儿的同学、家长和老师对此有所忌讳,影响他们对女儿的了解。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正确认识生与死。

尽管如此,李超仍然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好事。 他最后一次送走宠物们,给它们一个美好的家,安慰它们的主人,帮助它们发泄情绪,摆脱悲伤。 此外,火化宠物遗体也为社会防疫做出了贡献。

当他看到女儿在小区空地上奔跑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自己仓促埋葬了Lucky。 如果狗瘟变异并传染给孩子怎么办? 因此,他觉得办宠物葬礼也算是对Lucky和社会的一种救赎。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张子元

实习生 蔡兆新 协调员/张斌